您好,前衍化学现货欢迎您 [请登录] 或者[免费注册]
  您现在的位置: 潍坊舜福源化工有限公司
  • 企业实名认证:已实名备案
  • 荣誉资质:0
“第二个”恒瑞?贝达药业股价一路狂飙,是蓄势待发还是利好出尽?
  2020-06-30 17:33

今年以来,医药股大爆发,恒瑞医药、长春高新、迈瑞医疗、贝达药业等多只明星医药股的股价创新高。其中,恒瑞医药市值突破5000亿元,贝达药业突破500亿大关纷纷刷新纪录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目前贝达药业股价为135.7元/股,今年以来涨幅已经超过100%,较2019年初(约)30元/股的股价涨幅更是翻了两番。

而在福布斯中国最新发布的最具创新力企业TOP50榜中,恒瑞医药、药明康德、迈瑞医疗、贝达药业、卫宁健康5家医疗健康企业因为自主研发实力强劲上榜。

因为同在抗肿瘤创新药赛道,贝达药业被许多投资人称为“下一个恒瑞”。

然而与恒瑞医药稳扎稳打的发展步伐不同的是,经历了创业伙伴、高管纷纷出走,多年来单品独大困境,并深陷专利纠纷的贝达药业则风雨飘摇了许多。

风雨飘摇的成长路

2003年1月,在美留学的丁列明与同学王印祥回国创业,在杭州创办了贝达有限,并引入美籍华人张晓东手上的专利技术“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剂”,自主研发新型抗癌药物。

2005年底,贝达新药“盐酸埃克替尼”(凯美纳)问世,而后开始漫长的临床试验。试验期间,2008年,贝达遭遇全球金融危机,资金链断裂。为了继续完成试验,丁列明花完了从各方筹集到的3000万元资金,还在银行负债3000万元,一度到了倾家荡产边缘,最艰难窘迫的时候,甚至连银行利息也还不了。

2011年,咬牙坚持下来的埃克替尼终于获批上市,价格大约是进口药品的2/3,一举打破肺癌靶向治疗长期被进口药垄断的局面。埃克替尼是中国第一个小分子靶向抗癌药,也让贝达药业一举拿到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。

凭借着埃克替尼的光环,2016年,贝达药业正式上市,成为抗癌药“第一股”。上市当天,丁列明个人身家一跃达到30亿元。

然而成功的果实结了没有多久,贝达药业内部就迎来人事巨变。

2017年1月,贝达药业副总裁兼销售总监沈海蛟、首席化学家胡邵京辞职;同年2月,董事孙志鸿、北京新药研发中心副主任、监事胡云雁辞职;同年年8月,公司董事、总裁王印祥、董事杜莹、副总裁徐素兰“因个人原因”辞职,2018年公司首席医学官谭芬来辞职......

而在此之前,曾一同合伙创业的贝达三剑客张晓东2013年5月就辞任了贝达董事;2015年,包括朱凌宇在内的4位高管先后从公司辞职。

创始团队分裂、高管纷纷出走为贝达药业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,失去了亲密战友的丁列明能否找到下一个“埃克替尼”也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。

单品独大的埃克替尼遭遇多事之秋

资料显示,自2016年贝达药业上市以来至2019年末,贝达药业埃克替尼贡献的收入分别为10.35亿元、10.26亿元、12.08亿元、15.02亿元,占当年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达99.98%、99.96%和98.69%、96.65%,几乎贡献了近年来公司全部的业绩,也让贝达药业渐渐陷入一款产品“打天下”的困境。

埃克替尼属于治疗肺癌的EGFR靶向药物,2016年,埃克替尼的竞争产品吉非替尼、厄洛替尼在中国的结构专利到期。在此背景下,齐鲁制药、正大天晴等多家药企的吉非替尼仿制药已经上市销售。而埃克替尼的专利保护期也将于2023年到期。近年来,我国在EGFR靶向药物领域同类产品层出不穷,埃克替尼未来竞争者可能进一步增加。

此外,2017年2月埃克替尼被纳入新版国家医保目录后,降价明显。但以价换量并不明显,同时严重拉底了净利润率,业绩增幅缓慢。

因此,2017-2018年归母净利润分别下降31.52%和35.27%,几乎断崖式下跌。

在市场份额受到冲击的同时,埃克替尼似乎还迎来了多事之秋。

2017年,美国贝达前雇员谢国建起诉贝达药业、美国贝达和前联合创始人张晓东,埃克替尼陷入专利纠纷。

2019年,在“4+7”全国扩面带量采购中,埃克替尼竞争对手中标。随后贝达药业传出遭遇股东BETA和杭州贝昌先后减持公司股份,杭州贝昌疑是清仓减持、彻底退出。

磕磕绊绊的研发创新

一直以来,为摆脱单品独大局面,丰富产品线,贝达药业被誉为“国内药企中最舍得投钱做研发”的公司。

2016年公司的研发费用总额为1.62亿元,占营业收入比例为15.60%;2017年公司投入3.81亿元,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为37.09%;2018年研发投入股市增加到5.9亿元,占比达48.20%。

但从结果上来看,贝达药业开发新药研发似乎磕磕绊绊,目前贝达药业4家从事新药研发的子公司中,大部分处于亏损状态。此外,2018年贝达药业终止/暂停了6个产品的研发,包括2个由于疗效不达预期及不具竞争优势的新药和4个仿制药(伏立诺他、氯法拉滨、缬沙坦、阿托伐他汀),更是重挫市场信心。

也由此,2018年年末,贝达药业的股价跌至历史最低点29元/股左右。

股价节节攀高,增长潜力待考

然而看起来风雨飘摇的贝达药业,自2019年以来股价开始节节攀高。为何贝达药业开始重新俘获投资人的芳心?究其背后,就在于贝达的产品线布局已经蓄势待发。

贝达药业研发管线

贝达药业现有11个靶向药物在进行临床研究,临床前新药项目20余项,涵盖靶向新药和免疫疗法,兼有小分子和大分子多种抗癌新药机制,有望逐步摆脱对盐酸埃克替尼的依赖,形成创新药产品销售集群。而这些产品也被许多投资者充满含金量,并将其称为“第二个恒瑞医药”,

从图表上可以看到,贝达药业从天广实引进的贝伐珠单抗类似药MIL60已经申报上市,这是国内第5家申报企业,有望在贝伐珠单抗原研药专利保护期后瓜分其国内超34亿元大市场。

而贝达药业另一“有力武器”恩沙替尼也获批在即,这是一款治疗ALK阳性的晚期非小细胞肺癌药物,目前国内进口ALK抑制剂定价年费用在20万左右,如果恩沙替尼以15万年费用估算,有望为贝达药业超过10亿元带来销售峰值。因此,市场对恩沙替尼有着非常高的期望。

除此以外,贝达药业还不断通过战略合作拓展抗体药物布局维度,2016年,贝达药业参投多禧生物的4000万元天使轮融资;2017年以500万元入股翰思生物,获得7.14%股份。

而近日,贝达药业再次出手,以1500万美元预付款+2000万美元股权投资Agenus,获得后者PD-1抗体Balstilimab与CTLA-4抗体Zalifrelimab的中国区权益。这是贝达药业大分子药物领域的又一项重要布局。消息一出,贝达药业随即涨停。

今年以来,医药板块疯涨,贝达药业也屡创新高。然而值得注意的是,贝达药业股东们半年多以来已经高位套现约16.5亿,落袋为安。这一举动让许多投资者怀疑公司似乎释放出了“利好出尽”的信号。

而此前有传言称,今年6月初,恩沙替尼被国家药品审核中心暂定审核,尽管贝达药业后来做出安抚,称审核工作正在按流程进行,新药研发的风险仍然让人心有余悸。

贝达药业被称为“下一个恒瑞”,然而目前与恒瑞庞大和稳健的产品线相比,贝达药业目前仍显得单薄了一些。“下一个”的称号就像是噱头,因为龙头已经是龙头。